徒步穿越神农架老君山日记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12-10-24 20:14   352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龙行天下
由于文字底蕴不深,还有本次穿越天气不好,太艰苦了,太累了,没有很好的欣赏原始森林中独特的风景,因此没有能力写出较好的游记,只能用流水帐的形式简单的写了穿越神农架的日记,还有许多地方没有记录,请驴友们补充.
本来不准备发在这里的,但昨晚有有说翼风准备转过来,风风在这之前有也要求我发过来,朋友盛情难却,我还是发过来吧,只是写的不好,流水帐而已,见笑了~

10月1日  阴转雨

清晨,6点40分,脚穿登山鞋,背着登山包,兴高采烈的走出家门。
7点,与8848、涛乘司机小余驾驶的面包车进入武黄高速公路驶向武汉。
近8点,在武昌雄楚大道某小区门口接武汉天龙户外俱乐部教练有有(中等个,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中又显示一种干练,感觉是个文武双全的先生),然后经过火车站隧道时,拥挤的塞车让我们等了半个小时才通过,先后在汉口、汉阳接武汉武汉天龙户外俱乐部教练风风(瘦高、黝黑、精神饱满,一看就是位标准的铁杆户外运动的小伙子)、会员真(一位充满朝气的阳光女孩)、黄石市某私营企业经理青(一位小巧、秀气的女子),此时,穿过武汉三镇,此次神农架之行驴友7人(3女4男,黄石4人,武汉3人)全部到齐, 加司机小余,共8人,于10点进入武宜高速公路驶向宜昌。
在车上,大家做了自我介绍,共同的爱好使大家有了共同的话题,一路上融洽的相处,谈笑风生,当然驴友们共同喜爱的杀人游戏是少不了的节目,青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却当了4次杀手,过足了杀人瘾。
就这样,在一路欢笑中于下午3点多来到了宜昌小峰风景区,我们选择了路边一个拥有好听名字的紫罗兰餐馆就餐,餐馆名字好听服务质量也很好,我们一落座,清茶、瓜子、橘子、香烟都递上来了,可口的农家饭菜很快也进入了我们的肚中,临走时老板娘还给我们装了一袋橘子、一盒酸辣椒、一盒花生米,这么好的服务态度和服务质量让我们记住了这个好听的名字“紫罗兰”,真的像其提供的餐巾纸上所祝福的“愿您在这里度过一瞬美好的时光”。
4点,我们向神农架进军,山区特有的景色在道路两旁展现,连绵不断的群山、清澈的溪流一路伴随着我们,5点多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随风轻轻摇曳、淡紫色的芦苇花编织成的一条缎带,我们被这美丽的景色深深吸引了,叫司机停车,走近观赏、拍照。
山区的夜色很快降临了,此时下起了小雨,我们在雨幕中行驶,8点教练风风与当地导游军联系,军(一位纯朴憨厚、会唱山歌的山里青年)在路旁等我们,然后骑着摩托带领我们的面包车进入天生桥风景区入口处,下车,背起各自的背包戴着头灯在夜幕中跟随军穿过小桥、流水、石块路、篱笆墙,9点来到半山腰军的表哥农庄,农庄悬在山腰上,门前用木版悬空搭建一院落(这里就是我们今晚的露营地),军说白天这里很热闹,游客在这里购买土特产、电脑制作照片等。不一会军的妻子已经将一桌丰盛的农家饭菜提供给我们,军拿出了自己酿造的玉米酒,请大家品尝,憨厚朴实的军给大家留下了好印象,以后的几天一定是个好向导。

10月2日 雨
清晨6点多起床,雨仍然下着,我们整理行装。(在农庄屋檐下挂着一窜窜玉米棒子,那红色的玉米最引人注目,还是第一次见红色玉米呢,赶紧拿出相机拍了下来。) 7点多吃了军的妻子为我们做好的早餐,8点军带我们下山,走过天生桥,此时大批的休闲游的游客已经在此游览,在摇摇晃晃的天生桥和旁边的瀑布前拍照留影,我们背着大包的一行户外运动者引起了这些休闲游客的注视,做一位户外运动者的自豪感写满了我们的脸上。司机小余将我们送到神农架彩旗保护站,登记、交进山保护费(因为原始森林不对外开放,只有少数探险者进去,需要交森林保护费每人每天100元),在这里我们碰到了深圳磨房户外俱乐部的4位驴友,相约神农架老君山再见。离开保护站,面包车载着我们继续沿崎岖的山路向前行驶,11点到达阿弥陀佛 ,我们下车,碰到了湖南长沙爬山虎俱乐部的14名驴友,我们两个队伍一起背起背包,徒步穿越神农架老君山从这里开始了。在雨雾中,在荆棘中,沿着一条细长的小溪逆流攀登,第一次背包(我的包大约20斤重,而领队、教练的包都在50-60斤重)攀登,半小时后就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稍做休息,继续前进,12点经过一片高山杜鹃林(如果是春天 ,一定是红艳艳的花朵满山遍野怒放)(这里有野猪出没,当地人称为野猪林),12点30分出现在眼前的是高山草甸,因雾气太大,能见度低,看到的是一片枯黄的草甸,感觉有些凄凉,听风风说如果是晴天,蓝天白云下那高山草甸一望无际,很是壮观。不过我还是拍了几张雨雾中的草甸。沿高山草甸攀登也比较艰难,不时的会出现大块的石头,而且突兀林立,走在泥泞和石快路上,不但粘脚而且很滑,“哎呦”,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差点崴脚,因为背着包,摔下去无法站起来,走在前面的风风立刻转身把我拉了起来,并嘱咐如何走这样的路。1点左右看到前方一片黄色的竹林,向导告诉我们箭竹林 ,箭竹是一丛丛生长的,向导说现在这片箭竹已经开过花了 ,无法生长了。正说着,林中出来两位穿迷彩服的男青年,他们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哪个队伍,并自我介绍说他俩一个是来自上海的黑牛,一个是山东人在苏州工作的阿戴,他们告诉我们,他们是从别的路线上山的,昨天已经走了一天了,今天遇见我们愿意与我们为伍,就这样他们和我们融为一个联合舰队,一起向老君山山顶(海拔 2936米)冲刺,我们把备包留在箭竹林,轻装上山,他俩却背着60多斤重的背包,向山顶冲,还比我们先到,他俩够强。老君山顶上的千年铁尖杉和旁边的鸡冠石,景色很是壮观美丽,可是还没有等我们尽情欣赏,尽情拍照,一阵瓢泼大雨向我们袭来,雨越下越大,我们匆忙为登顶的勇士们拍照合影,又匆忙下山。穿过箭竹林还是大草甸,此时杭州天择户外俱乐部12名驴友和我们会合了,他们中年龄大的有50多岁的老先生,年龄小的有不到20岁的瘦弱姑娘,还有曾经参加过铁人三项运动的运动员,这支队伍真是强弱联合舰队。荒凉的大草甸真的一望无际吗,脚步越来越沉重了,肚子也饿了,停下来吃几快面包饼干,喝几口冷水,继续前进。下午5点终于走出大草甸到达老君站脚下露营地,赶紧在一块比较平展的草地上安营扎塞。山上气温大约只有5度,山风夹着雨水吹在身上,冷的只打哆嗦,还有那可怜的双手被雨水淋了一天,还有背这沉重的背包,手上的血液流通不畅,因此双手发的白白胖胖的——肿了。黑牛、阿戴、风风找来柴火想点火,一方面取暖,一方面烤淋湿的衣裤、鞋袜,可是点了好久没有点着,却冻的发抖,只好钻进搭好的帐篷里取暖,换上干衣裤后,再点燃煤气炉起锅煮快餐面、火腿肠,饥寒交迫的驴友们这顿晚餐吃的特别特别香。今晚,带着满身的疲惫,将在帐篷外滴答的雨声和风声中入眠,可是寒冷常常向我袭来,难以入眠,听着风声、雨声和旁边帐篷此起彼伏的鼾声,在睡袋中翻来覆去的,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10月3日   雨

太阳冉冉升起了,兴奋的我立即拿起相机准备拍下神农架这珍贵的日出,可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责怪自己怎么这么爱睡懒觉呢,眼看太阳升的老高了,下决心起床,猛的睁开眼睛,拉开帐篷拉链,探出头,看到的天仍然是灰蒙蒙的,如丝的细雨随着晨风飘向面颊,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哎,太阳,你躲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将你的光芒照耀我们呢?
8点,穿上昨天灌了雨水的登山鞋开始登老君山站,坡陡路滑,可能走的有些急促,不一会青就受不了了,她说我不走了,阿戴主动接下青的背包,在胸前挂着,风风拉着青的手带着她、鼓励着她缓缓往上爬。这一路阿戴就一直帮青背着背包,并照顾着青,这位在山东生长,在西安读大学,在苏州工作的小伙子真是好样的。
半个小时后我们登上老君山站,杭州天择、长沙爬山虎、深圳磨房、广州的驴友们住扎在此,他们有的准备出发,有的在吃早餐,有的在收起帐篷,我拿起相机对着大本营拍了几张,我们的队伍穿过宿营地下山进入原始森林,我又拿起相机拍了我们的队伍走进原始森林的背影,黑牛见状对我说不要拍了,我们得加快速度前进,否则等会那几个队伍来了,山道很拥挤的,我赶紧将相机装进腰包,由于着急腰包的拉链没有拉好,就急忙追赶我们的队伍了。
山道一会儿布满荆棘,一会儿有泥石流滑落的痕迹,一会儿爬山一会儿下山,经过一个小时的奋战好容易走出这片林子,我想拍下这片原始的荆棘林,一掏腰包发现相机不见了,给8848说了声我要回去找,8848让大家原地休息等我,黑牛让我放下背包和我一起返回寻找相机,我怕大家等的时间长耽误穿越时间,比较急的往回走,走进一片泥石流时发现这只有我一个人,突然有种恐惧感向我袭来,头一阵晕旋,紧张的大喊:黑牛,你在哪里?黑牛应声说:我在后面,寻找东西要慢一些,不要太急,否则在这么艰苦的环境和路途中容易出事。我们碰到了杭州的队伍,询问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就一直找到老君站宿营地,仍然让我失望,返回的途中,黑牛对我说:户外运动存在一定的风险性,每次出去什么都可以丢失,但只要人安全是最重要的。我说我最心疼的是我在风雨中拍的那些PP。他说:你见过3道彩虹吗?他在西藏拍过,当他把相机里的图片让一位喇嘛看时,喇嘛要求把照片留下,但他当时无法留下,当他带着相机继续前行时,走过一片沼泽地时,差点陷进去,可是手上的相机被甩了出去,眼睁睁看着相机沉入沼泽地里,那珍贵的三道彩虹也随之沉没,后来喇嘛得知此事说,那是佛不让你带走三道彩虹,听后他心中也就没有遗憾了。一小时后我们找到大家,背起背包继续前进。
下山过程中,高大的树木不断阻挡着我们的去路,真正的原始森林开始由我们来征服了。各种树木交织着,向导军告诉我树木的名称有桦山松、桦树、青冈、枫树、柒树、野核桃树等等,许多树都是第一次见,许多树枝上长满了青苔,这也是原始森林的特征之一。
由于一直下着雨山路很滑,又背着沉重的背包(由于帐篷昨晚淋了雨,雨水又增加了重量),已经无心欣赏一路的风景了,今天行走的过程中几乎是手脚并用,许多地方是斜坡,我感到自己无法直立着走路,只能爬行了,这样浑身都是泥巴,我在苦笑,我们是为了寻找野人的踪迹,现在不但没有看到野人的影子,就连向导军告诉我们的这里经常出没的猕猴、野山羊、野猪、黑熊等等,一个动物都没有看到,自己却成了爬行动物,碰到树枝的抓树枝,碰到野草抓野草,碰到石头抓石头,什么都没有就抓教练和向导的手,总之就这样连爬带滚的追寻着野人踪迹。
1点30分终于钻进了老君洞,一个黑呼呼湿漉漉洞顶滴着水的小洞,已经容纳了长沙爬山虎、深圳磨房队员,他们正在吃午餐,我们的到来,洞里有些拥挤了,没有别的办法,因为途中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遮风避雨,等他们走后,我们赶紧架起煤气炉子,烧水煮了一锅火腿鸡蛋榨菜汤,一人喝一碗,吃点饼干、面包,中午饭就这样快速解决了。杭州天择队来了,2点30分我们让出地盘继续赶路,因为要在天黑前要赶到能安营扎寨的蚂蝗沟露营地。
丛林越来越深了,路越来越难走了,树枝东倒西歪挡着去路,有的地方需要翻越,有的地方像钻狗洞似的爬过去,100多米的山路用了近1个小时的时间翻越,在过一个树和石头悬空的沟坎时,我们几个难以逾越,风风拿出了绳索系在树干上,我们沿着绳索往下滑,没有支撑点,阿戴用他的腿做我们落脚的梯子, 等把我们一个个接过去后,他俩也累的够戗了。
大多时间路是要靠自己走的,雨中艰难的翻过一坐山又一坐山,好象没有止境,背包像石头一样压在背上,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此时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腿了,只能机械的移动了,好多次都幻想着翻过这坐山就能看见公路和房屋了,我们就走到尽头了(因为今年5月份我第一次参加户外运动是穿越太平峡谷,在翻越一坐很陡的山时,大家累的快趴下了,就在此时一条公路出现在头顶,我们兴奋的欢呼),可是今天始终是幻想,这次的山路太长了,我想我为什么要这样一次比一次严重的虐待自己,就是因为生活的平庸,精神的匮乏来寻找刺激吗?此时好想哭,可我不能哭,我不想给大家增添麻烦,不想给大家带来压力,他们都很辛苦,教练和领队也没有想到此次穿越会遇到这样的天气,向导军也说这次穿越很艰难,所以我要坚持住,我要回家,想到“回家”,我就想我多走一步离家就近了一步,就这样,在大家的帮助和自我的努力,摔倒爬起,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了,6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蚂蝗沟露营地。
可是扎帐篷的地盘已经被其他队伍先到的队员占领了,我们得重新开辟,风风、黑牛、悠悠、阿戴拿起砍刀砍锄杂草、灌木,好容易在蚂蝗沟边整理出一块刚刚够我们扎4个帐篷的地盘来。我们有的扎帐篷,有的砍柴火,8848、黑牛点起了煤气炉做晚饭(快餐面煮火腿鸡蛋)。
当篝火点起,大家纷纷换下了湿衣裤、鞋袜,洗去泥巴,用树枝撑起在火堆烘烤,有驴友的睡袋在途中被雨水渗透了,也拿来烘烤,哎,如果不是下雨,逮只野山羊这样烘拷还差不多呢。烘拷衣服的时间比较长,黑牛给我们讲述着他驴行各地的惊险、有趣的故事,最喜欢听的是他独自从成都一人骑自行车到西藏的故事,他除了新疆、内蒙古、东北没有去,很多地方都游过了,也吃了不少苦, 他的下个目标是去新疆。好羡慕他能这样自由自在的周游各地,但我不想再参加这样艰苦、这样长时间的驴行了。
今晚,杭州、长沙、深圳、广州和我们这个联合舰队的所以驴友露营在蚂蝗沟宿营地,营地比较热闹,但由于下雨和疲惫,大家没有心情开展篝火晚会了。
蚂蝗沟水流湍急,轰鸣声很大,尽管非常疲惫了,可是这耳旁的浪涛声怎能让我入眠呢?我好想舒适的家呀,好想洗一个热水澡,好想睡在温暖的被窝里,此时,那么简单而平常的生活已经遥不可及。

10月4日 阴
天亮了,雨终于停了,那烟波浩淼的云雾与如黛的山峦缠绵着,好美啊,我想可能是我们的毅力和精神感动了老天,今天老天开恩了,让我们能用心欣赏这神秘而美丽的神农架原始森林了,让我们不再淋雨了,今天的路应该好走了吧。
9点30分杭州天择队出发了,10点我们联合舰队第二个起程。首先要过蚂蝗沟,用两根树木架在急流湍急的两岸搭成的桥,看上去不太容易过,向导军和风风站在两头将我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牵过去,今天第一道关比较顺利的通过。过了蚂蝗沟, 黑水河蜿蜒曲折的伴随我们了。我们沿着一条长满箭竹的小道行走,小道的右边是茂密的箭竹,箭竹倒向我们,从我们的脸上身上划过,箭竹上面昨晚的雨水和今早的露水洒向我们,冰冷冷的。小道的左边是深沟,所以向导叮嘱我们小心行走,这样的路有好几段,不太好走。有的时候是泥泞的山路,有的时候是多年积累的树叶(绿色、黄色、红色、黑色等等各色叶子)铺垫的地毯似的小路,我们不停的在泥泞的路上滑倒(有的时候还有劈叉的姿势,涛和真这样的动最多了)爬起,在地毯似的小路上放松,想着今天要走出原始森林了,尽管也很累,但心情比前两天好多了。
走进蛇头岭,看见一快奇怪的石头突兀在山边,军说前几年这快石头上常年被很多蛇缠绕着,是一大奇观,这两年由于进山探险、采药的人多了,惊扰了它们,移居到更深的密林中去了。军的嗅觉很灵敏,走过一片树林时,他闻到了野山羊的气味,断定昨晚野山羊在这里停留过,走在另一个峭壁前,军发现了黑熊的脚印。一路上军和杭州队的导游不断唱着山歌,并且不断地给我们指认着深山里的草药(最有名的是一句顺口溜:头顶一颗珠、江边一碗水、七中一枝花、文王一枝笔)、树木等植物,还不时捡起了树上掉下来的野核桃、野板栗剥开给我们吃,清香清香的,很好吃。 阿戴在一棵树干上发现了一个灵芝,兴奋的采摘下来;军在树丛里发现一片九九重阳菇,又在一棵树干上发现好多黑木耳,采了一大袋子,他说晚上让我们品尝这些天然的无污染的野生植物。
下午3点,当我们穿过一片树林,军指着前方说:你们看见公路了吗?一听“公路”两字,大家一下兴奋了,加快了步伐,公路、彩旗保护站的房屋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这么说,将近3天的、坚苦卓绝的原始森林穿越结束了,现代野人终于返回人间了,没有胜利后的拥抱,没有战胜自我后的呼喊,我们带着满身的泥土和疲惫一个个躺倒在了山坡上…… 神农架,你留下了我的足迹,我带走了你的记忆……
司机小余带着他的面包车在保护站门口等候着我们,3点30分下山,由于路面崎岖,面包车不堪负重,底盘老是碰到地面,男士们只好下车步行,又暴走了一个多小时,5点30分到天生桥风景区军的表哥家,军的妻子为我们做了一桌丰盛的农家饭菜,过了三天的野人生活,再食人间烟火,好舒服呀 。军拿出自己酿的玉米酒,男士们豪爽的干杯,涛(学生)今天也开戒了,为我们的相识,为我们的同甘共苦,为我们的风雨同行,为我们的齐心协力,为我们的坚苦卓绝,为我们的互帮互助,为我们的同甘共苦,为我们的深厚友情,为我们的自我挑战,为我们的难忘里程,为我们的成功穿越,干杯!途中的一切悔意都成为过去式……


10月5日   晴转阴

清晨,久违的太阳终于时隐时现的出现在神农架的上空,10点多我们告别了神农架,告别了层峦叠嶂的山峰 ,一路美景渐渐消失,我们回家了……
3点多,进入宜昌小峰风景区,我们依然选择了来的时候进餐的紫罗兰餐馆就餐 ,依然是周到的服务,依然是清茶、瓜子、橘子、香烟都递上来了,依然是可口的农家饭菜。
阿戴、黑牛一会就要和我们分手,大家互相留下联系号码,相约再聚.在几天的艰难旅程中,大家同甘共苦,结下了深厚的友情,真有点依依不舍呢.
阿戴要从宜昌乘火车回苏州,黑牛要去宜昌朋友家,准备继续穿越宜昌的山水,4点多我们在进宜昌的高速公路口与阿戴、黑牛分手,5点由宜昌返回武汉,9点多进入武汉,从汉阳、汉口、武昌,分别与真、青、风风、悠悠分手、道再见,已经10点了多了,司机小余开着面包车,载着8848、涛和我迅速进入武黄高速公路,11点到黄石,11点10分,我到家了,回家的感觉真好......

想念朋友们,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