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荔波全国锦标赛参赛纪实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07-11-24 00:36   131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参赛展示区

 

2007贵州荔波山地户外运动全国锦标赛纪实

 

   十一个小时的奔波,我开车经京珠高速、长潭高速、上瑞高速、贵新高速来到贵阳,报到后等待第二天前往2007贵州荔波山地户外运动锦标赛比赛场地――世界地质遗产贵州荔波。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一点,所有的参赛队伍将比赛装备装车,准备出发。我们6个户外运动俱乐部的领队拥在我的车上,驾车先行前往荔波。

 

   十一月的苗寨在沿途不断闪过,黝黑的木板让我们目光重回悠悠岁月。车过独山进入荔波,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美的山水画。清清河水环绕着一片苗寨特色建筑,水中的倒影和升腾着薄雾的民居群让我们顿时觉得来到了一个世外桃园。想想也是,周围是高耸的山群,群山之间环抱的是一片仙境般的画面,不是世外桃源还能是哪里?

 

 

 

 

 

   清晨,早餐后的我们趁着比赛前短暂的时间,驾车前往世界地址遗产喀斯特地貌地质公园的大小七孔风景区观赏风景。

 

    进入大七孔,黛绿的溪水让我们如坠仙境。喀斯特地貌的岩石、溪谷和天生石桥映入眼帘,让我们对这里顿时产生了巨大的认同。随后我们参观的小七孔景区,却让我们更加的迷恋这里。古风亦存的七孔古桥、飞流狂泻的拉雅瀑布、林溪交错的水上森林、让人眼花缭乱,而密林镶嵌的鸳鸯湖却让我们真正看到了湛蓝的世外桃源净水。

 

 

   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所有的运动员集中在荔波县一中,在穿着整齐校服的学生的目光簇拥下走进广场,苗疆特色的民族服装和乐器同时展现在所有的参赛队伍和来宾面前。中国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书记、黔南州人民政府州长前来为各位运动员加油助威,在运动员和裁判员宣誓后,队员开始进行准备工作,各队伍开始跑步热身、拉伸肌肉。

 

      这里我们介绍一下山地户外运动锦标赛:中国山地户外运动锦标赛是2006年成为中国正式的体育运动竞赛项目,这个项目是四个人组成一个队伍在自然场地下进行,考验的是团队的协作、配合,河流、溪谷、山地、公路等是比赛场地的组成部分,一般的比赛是三天时间,每天的项目都是由山地自行车、跑骑交替、漂流、速降、轮滑、越野、定向、越野技能等相关项目组合而成,每天的赛道行程达到了4070公里。可以这么说,山地户外运动竞赛是“超人竞赛”!正因为比赛的赛程设计达到如此艰难的程度,因此每天都可能会有队伍因为受不了比赛强度或者出现其它意外而退出比赛,也正因为如此的难度和比赛情况的多变,才吸引了更多想参加比赛的人群。

 

   比赛开始了,第一项是5公里越野,来自全国各地的21支队伍的84名队员在发令枪响后,开始了第一天艰苦的赛程。

 

 

   我们由于不能全程跟随队员,因此开车前往下一个能看到赛道的地点等候。武汉天龙户外、北京地质大学、贵州遵义行云户外、北京三夫天越户外、中国登山运动管理中心中登协党组书记栾开封、中国登协副主席阎金安以及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摄影记者等全部集中在一个石桥上面,等候队员在第二个项目――划船赛道上的出现。各队领队虽然故作镇静地闲聊,但仍掩饰不住焦急的目光。

 

 

 

  在水道转弯处出现了第一艘橡皮艇,我用望远镜看到原来是中国地质大学二队的队员,其后跟着三夫天越的队员,第三是地址大学一队的队员。他们奋力地划着船桨。武汉天龙的队伍在焦急的目光中出现在第九的位置上,因为本次比赛天龙户外的队伍新老交替,没有集中训练的过程,因此划艇比赛中比较困难。在赛道浅滩处,队员们跳下水拖着船奋力向前,没有水的地方四名队员抬着小艇跑步前行。

 

  队伍过去后,我招呼领队们上车前往自行车赛道。当武汉天龙的队伍出现在视野中时,队伍处在第16位,下降了7个位置,并且停了下来,交换了一个自行车队员的领骑位置。当时我意识到肯定是出问题了。我走近后发现,我们的一辆山地车的链条断裂了。由于我们的大意,链条修理工具没有装在修理包内。队员牵拉着很快过去了。我开车前往下一个接近处,并且急速思考修理的方式。当他们出现时,我告诉他们用原始的修理方式去拼接链条。可是,拼接后不到500米,我发现链条又断了。赛道是弯弯曲曲,上下起伏的山间小路,河边的赛段更是狭窄弯曲,无法拖拉,队员们都在交换着推行自行车。焦急的我在强制休息区(为了保证比赛队员的健康和比赛的正常进行,每隔一定距离会有一个强制休息区,让队员休息15分钟并补充能量。)找一个领队借了修理链条的工具,再次驱车前往赛道。在离赛道7公里的地方,他们用工具再次修理的车辆。看着他们欢快的背影,我期望他们能顺利完成余下的自行车山地上坡赛段。

 

   再次回到强制休息区,看着一个个队伍通过此处,而我们原该到达的队伍还是没有到达。直到40多分钟后才看到队伍,女队员的车子链条又断了。精疲力竭的队员无精打采地走过来,我安慰他们,我们还有机会,前面一个队伍现在在第10的位置上,我们离他们不过3分钟路程。其实,我隐瞒了部分真相,前面的队伍都是能跑的,后面的几只队伍也是能跑的。

 

  强制休息之后队伍再次出发了,第一个看到的是西藏祥云的队伍,他们能跑。而本该有希望夺冠的地质大学一队却掉在了第9名。在大七孔里面的赛程是穿越和拼图。在水上森林定向穿越点,我看到队员处在第十的位置上出现了。很疲劳的样子,后面08号队伍紧跟着他们,但是在穿越区很快就被我们有着专业知识的队伍甩掉了。出了穿越不久,08号再次追了上来,他们是很能跑的贵州队员。

 

  第一天的比赛终点,我看到一支支队伍不断到达终点,我们的队伍久久不来。我的心里再次弥漫着焦急。先期来到终点的中国登协户外部主任邢立明部长告诉我,你的队伍行啊,估计马上到了。我才放心了一些。终于在第一天关门时间之前(户外运动赛事每天的比赛有个总时间预算,加上意外时间增加等组成了一个相对能完成比赛的总时间,在此时间之内完成比赛的队伍方能继续参加第二天的比赛。)我们的队伍出现在我的面前。第一天的成绩是第十一名。第一天被关在门外的队伍达到了九支,还有十二支在正常比赛。

 

   晚上,我给队员做着分析。我们还是有实力的,关键是第一天的23公里自行车让我们损失了较大的体能,所以才如此狼狈。本来我们是冲着前三去的,但是现在我们看是否能在前八里面稳住。明天如果我们认真比,决不放弃,我们还是有希望的。况且明天山地定向是我们的强项,应该能前进几位。队员们认真地做着准备工作,将整理箱放好、自行车调试完毕后,队员们马上返回酒店休息。这段时间内其中一位队员由于体能消耗过大,一直在浴缸里泡着呢。。。。。

 

  二天一早,我们的车子和队员的车子一道来到了茂兰喀斯特森林公园。然后在茂兰开始了第二天的比赛。由于赛段的前一部分道路狭窄,队伍是按照第一天比赛的名次每隔30秒出发的。第一天被关在门外的队员为了能感受全部赛程、向优秀队伍学习,并且充分展示和发扬本队的体育精神,除一支队伍外,都披挂参加了不计名次的比赛。 身穿黄色领跑衫(每天的第一名队伍在第二天的比赛中身穿黄色马甲,作为领跑队伍率先出发。)队员出发后,我们直接来到第一个交叉点,我看到我们的队员超越了几个队伍,在第九位上出现在交叉点,同时,昨天出现抽筋的地质大学队员恢复却很快,迅速跑到了第二的位置,地大二队也出现在第五的位置,而第一名是善能奔跑的贵州遵义行云户外队。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很大的压力,因为对手的进步使我们接近上一个名次的难度更大。

 

   之后我们直接来到终点――万亩梅原等候。

 

   等待是痛苦的!让人心焦的!我们悠闲地看着地质大学的刘教练下象棋,脑袋中却想象着队员的奔跑情况。突然一阵躁动,有人说队伍回来了。正在看下棋的我马上跑到终点,我看到了地质大学二队的队员走过来,正准备祝贺他们的领队,却发现队员脸色不对,服装也穿戴完整。原来他们的一个女队员脚崴了,放弃了比赛。这个变化很意外,我们的对手自然退出意味着我已经自然进入第十名。教练们安慰着自己的队员,我想着路上的队员,期盼着他们能安全到达终点。

   第一支到达的队伍是宁波大自然的队伍,他们跑动轻松地来到终点,牵手冲线。这又是一个突然的变化,第一天他们尚在第八名的位置上,一下子到了当天第一名。

 

  望远镜中出现了一支队伍,骑行裤有点象我们的,其它的看不清楚。我心中一阵跳动:不会吧?!当队伍转过山脚的时候,我终于发现,原来是我们的队伍到达了!呵呵,激动的我对着队员一阵狂拍之后,上前拥抱着我们的队员:“你们真是太棒了!”招呼队员赶快披上保暖服装,补充能量。能在定向上取得好成绩是有赖于我们的队员是侦察兵出身,对于地图的辨识能力超强。队员小苗摔倒受伤了,我请来医生为他们处理伤口,他还在说没有什么事。

 

  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后面队伍的到达,看看他们跟我们的时间相距多远。

 

  相距六分钟后第三个出现的是三夫天越的队伍,也是我们以前的队员,他们也很轻松地冲过了终点。

 

  等待的时间越长,心中隐隐越觉得后面的队伍是否出现了问题。在参赛的队伍到达了10支之后,过了半小时,还有两支队伍未到终点。总裁判长终于坐不住了,用对讲和手机和各点联系。确定这两支队伍消失在山地定向的第二点上,这一点之后他们都没有通过。当地政府官员和地方村镇联系着,让他们协助寻找失踪队伍。各地领队也过来主动要求加入搜寻,我、中国地质大学刘传勤老师、贵州遵义领队胡斌被编在一组。抄录了联系电话、确定找到队伍并带回的要求后,我们仅揣着一张地形图和一瓶矿泉水就出发了。

 

  根据我的判断,队员应该在第二点偏西北的方向上徘徊。于是我们北安排搜寻这一点附近,其它队伍搜寻第三点附近。我们拿着地形图,对比着地形特征迅速向第二点靠拢。2公里之后我们来到了第二点附近,抬头正看见新疆队的巴达他们,向着第三点的方向跑动。我们迅速地高声呼喊他们回来,汇合后,我们问有没有看到另外一支队伍。回答说在10公里外的新康,其中一个队员有虚脱的征象。我们迅速向搜索指挥部报告,并安排刘老师带队伍返回公路,我们继续寻找另外一支队伍。路上,我们碰到了赶来的搜索队伍,问明情况后,搜索队中当地的官员和地方村镇联系着。5分钟后确定队员在返回的路上,已经被老乡找到。我们迎上去,终于在第二点的下方10米的位置看到了队员。其中有个小队员走路已经开始摇晃了。我递了一瓶随身携带的水给他,他大口大口地灌了下去。之后我们登上搜索车辆返回了终点。

 

  当天的比赛出现了很多的意外,本来有希望夺得前三的队伍居然出现一个落到后面、两个关在门外的结果。而当日的第一名由于技术犯规被罚加时一小时,地质大学的一线队伍再次稳定了成绩,站在第三的位置上,我们总排名在第六,但是却出现在当日第一的位置上。

 

 

  第三天的比赛开始了,队伍如离弦之箭向外冲去。而我们赶到了项目交换站,等待队员的出现。第三天的项目相对简单,14公里越野、13公里划船和速降等项目,这几个项目对于我们的队员来说都是弱项。因为我们的新队伍未磨合训练,划船技术不过关,女生的奔跑能力也较弱。于是,担心伴随着我。看着队伍一个个的出现,我的心一点点地下沉。难道他们又出现什么问题?从望远镜中我发现,天龙队员终于出现了。他们保持前后奔跑的队形,并未象事前商量的那样拖带着女队员奔跑。越过我站立的位置后,他们进入了项目转换区,开始了皮划艇比赛。前面的几个队伍在冲下滚水坝的时候有几个队翻了船,原本在湖南凌鹰后面的武汉天龙再次超越了他们。

 

  当队伍第二次出现在视野中时,我们的队伍处在第6的位置上,再次跟了上来。我向他们呼喊着、鼓励着、提醒着。他们通过后,我回到全部比赛的终点,那里还有一个技能项目――速降。我们的队员到达这里后,换上安全带,向近50米高的楼顶跑去。当队伍冲过终点后,我的心终于放下了。成绩的多少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队员们咬牙坚持住了,尽了力,发扬了体育精神就行了。

 

晚宴的时候,武汉天龙户外运动俱乐部代表队再次站在了全国比赛的领奖台上,我们获得了2007贵州荔波山地户外运动锦标赛第四名的好成绩。队员们相互举杯庆祝,登协和当地的官员们也来到各个队伍的桌前举杯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