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迷山重――小红花眼里的神龙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3-12-14 23:59   261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龙行天下

雾迷山重 烟雨神农


   躺在西峡县鹤河中州饭店柔软的单人床上,舒服地伸展着仍是肿胀的双腿,放松疲惫的身体。坐了近七小时的车,看了一个无味的景点,吃了四星饭店精致的晚餐,洗了热水澡,房间温度适宜,飘荡着玫瑰干花的香气。枕头、床单、被子柔软得令人惬意,都是洁白的颜色,窗上飘垂着奶白色的纱幔……
    
这是神农架归来的第三天,犹豫了很久,终是不愿意一个人闷在家里,还是决定出行。不需要自己操心的旅程,一切都有人替我安排妥当,可似乎却并不能提起我的兴致。
    
一个人在标准间里,一片令人恍惚的白,浓浓的倦意袭来,身体在这一片白色中飘飘荡荡,然后下沉、下沉……
    
朦胧中,我似乎又回到了神农架,烟雨弥漫的神农架……
    
这一夜的梦里,是一片轻纱样的雾色……

我以为扑进你的怀抱就拥有了你
其实你永远是你

你只是屹立在那里

任凭――
风雕刻你
雨侵袭你
烈日炽烤你

千年、万年、或亿年?
……

你仍是屹立在那里

于是你有了――
如刀刻的皱折
丰厚的内底
和傲然挺立的身躯

我如此迷恋你!
不顾一切来寻你
可是……

迷雾中
我看不清你真实的容颜

D1(6月6日):狐狸的催眠术
  当我匆匆忙忙地将包整理妥当,时间已接近六点,赶紧将背包上肩,出门打车。
  赶到小四川酒楼,我还未开口,门口的迎宾便望着我笑起来,说他们在二楼的包房。我知道这要归功于身后的背包,超级大的包似乎成了一种标记,将我们这些本来并不熟识的人归为了一类。
  桌上已是杯盘狼藉,一圈人围在桌旁。我来得晚了,错过了这临行前的盛宴。还是早餐时吃了一碗面,然后忙了一整天,到宜昌还不知要到几点,顾不了许多了,随意扒拉了几口面条,准备出发。
  一路迷糊,到得宜昌时已是夜里十二点多。路上下了场暴雨,马路在被雨水冲刷后,反射着街灯和车灯的光亮,反倒显得格外的澄澈。犹如我们的心情,并不因暴雨而晦暗。向来喜欢杞人忧天的我,跟着这群无所畏惧的强人,也变得无所畏惧起来。
  在狐狸事先联系好的宾馆下榻。格格没能同行,落单的我被安排和狐狸同房。
  陌生的夜,和陌生的男人,再加上本来就很紊乱的生活规律,我又开始失眠。
  狐狸宵夜回来,已是两点多钟。我还在床上辗转反侧,每一次失眠都是这样烦躁和焦虑,越想入睡便越难以入睡。
  见我烦躁不安,狐狸说我给你催眠吧!
  狐狸的声音开始在我耳边缓缓响起,低低地、柔柔地,引导我慢慢地呼吸,引导我放松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引导我想象幽静的丛林和夜色中的海洋……
  有点类似于瑜伽的冥想,只是换成了低沉轻柔的男声,就这样不停歇的引导着我。那一刻我一点儿也不怀疑狐狸是个天生的诗人,能不假思索地说出这样流畅而优美的句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呼吸渐渐匀长,困意袭来,狐狸拿了个什么东东在我鼻子前晃了晃,一股清凉的气息沁入心脾,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便都象长了翅膀般轻灵地要飞起来。我最后的意识是:狐狸在拿药迷我!然后,我睡着了!
  如果说催眠术也是一个户外领队所需具备的能力,真不知道我们的狐狸领队还会些什么样的魔法?
  深不可测的狐狸!
  会不会带给我们意外惊喜的旅程呢?

D2(6月7日夜宿长坊
  我们象真正的宜昌人民一样,三三两两地在宜昌的街市上晃荡,寻找美味的早点,这种融入使我们倍感亲切地接近了这个城市。
  一路的风景都很美,十二点多,我们到达了红花,和向导会合。小镇上的饭馆干净整洁,饭菜可口,令人留恋。只可惜这里的旅游业并不昌盛,小街上一片清冷。
  拒绝了他们要我们请两个向导的无理要求,然后又满足了随行向导的一个小小条件,用一个中号的饮料瓶和一个矿泉水瓶给他灌了满满两瓶的酒,我们再次启程。
  向导说两、三个小时可以到达目的地,可三小时以后,一泊打开GPS,我们却似乎还在原地打转,目的地还很远。和向导沟通,却是不知所云,最后只好放弃,既来之则安之地顺着山路一直绕下去。好在司机是一个极棒的小伙子,技术高超,风格稳健,毫无怨言。
  神农架,向来以神秘著称,自我们进山起,便时而细雨纷飞,薄薄的雾气荡在山间,层叠的重峦便显得更加巍峨和遥远,似乎要向我们印证古老神龙的神秘和深厚。
  下午五点多,雾越来越浓,远山的影子渐渐淡去,最后终于看不见了。
  浓得化不开的雾中,只能看见眼前的一小截路,路是仅容我们一辆车穿行的,在被浓雾模糊了的丛林枝叶的掩映下,带着苍白的诡异感伸向前方。看不见山体,也看不见悬崖,可我们知道悬崖就在我们的一侧,稍不留神就会使我们全军覆没。没有人说话,这情境,真有点象拍恐怖片的现场!
  我们已很疲惫,而目的地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把几天的行程交给这样一个说话不靠谱的向导,我们的心里也象这山间一样,弥漫起了雾气,有点没底了。
  终于在七点左右到了长坊,大家各自找地方安营,有了人家,教主自然免不了吆喝着杀鸡,吃了顿美美的晚餐,洗了个美美的热水澡,睡了个美美的觉……

D3(6月8日):山间温情
  清晨睁开眼,一眼便看见山,是那样湿漉漉的深绿,占满了窗棂,象一卷山川巨幅,生动的挂在我眼前墙壁上。绿色是养眼养心的颜色,在这清新的早晨,让我平和宁静。
  天空仍是阴沉,一泊却用快乐的口吻说天要放晴了。这些乐天派,哪怕情形再糟,他们也总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吃过大碗的面,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这向导的话原来都是打过对折的,昨天他说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结果开了六个多小时。今天他说个把小时就可以到的,如果不是狐狸喊停,还不知道要开到什么时候。
  司机真是好样的,算起来已经为我们开了近二十个小时的车了,昨夜在长坊还摩拳擦掌地说回去也要整套装备,下次和我们一起出来,那架势还真有点急不可待!嘿嘿,原来也是个热血青年,看来我们的队伍又要增添新的血液了。
  因为山路越来越深窄,狐狸担心前面没有可以让车调头的地方,所以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宽敞点的河滩,狐狸便果断地决定开始背包步行。
  告别了司机,真正的考验从这里开始……
  我的背包在出门前就已经装得前所未有的饱满了,单人帐挂在包顶,救身衣绑在包外,防雨罩差了一大截,无论如何也罩不上去,只好不用。这时虽然放弃了背帐,可又加了狐狸分配给我们的安全带、挂索和头盔,看上去真是有点心生畏惧。不过再看老驴们,狐狸和一泊超大的包上又加上了我们瀑降要用的绳索,少说也有六、七十斤,我这包便是小巫见大巫了。
  最后还多出一个装橡皮艇的包,几个男人轮流着抬。还有什么好说的,背上自己的包埋头往前走,用阿胜的话说便是人家笨鸟先飞,我是嫩驴先行
  就这么一条路,弯弯转转,感觉我们就是用脚步在一个地方划着圆圈。不知什么时候,细雨又开始飘起来,越下越大,在路边的工棚里吃了午餐,雨小了些,继续走。
  在向导的带领下,切过山上的小路,正奋力地爬着,听见山上传来欢快的音乐声,轰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音效并不好,在这深山里,却是令人精神振奋。
  阿胜在后面喊:有车,拦下!
  我爬上去的时候,看见第一个冲上去的莎莉挥着手臂在公路上跳脚,一辆工程车缓缓停了下来。车上坐着两个年轻的男人,友善地望着我们笑。原来是地质队的勘察员,在山上有驻点的。
  他们要去老虎岭,问过向导,我们也会经过那里,于是将背包丢在他们车上,坐在路边消灭了身上的蚂蟥,轻装前进。
  走了不出半小时,山路上出现了一个分岔口,右边的拐角有几间简易的平房,门口有人,原来是开矿工程队的驻点。我们上去问路,左边通向老虎岭,地质队的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驻点的人告诉我们往老虎岭方向一路都在炸山,很危险,不能通行。看着向导一副傻眼的样子,我们真是无语。这向导,从没说过一句话是准确的,一路上不喝酒就走不动路的样子,大家戏称他为酒精脑壳
  只好停下来,狐狸坐了开矿队的车去追包,我们休息。
  平房一行有三、四间,其中一间生着炉火。我们都走得满头大汗,这时停下来,淋湿了的衣服贴在身上,被风一吹,便觉得寒冷,于是都挤进有炉火的房间。
  炉上架着锅,飘着香气,他们刚吃过饭。看见我们这群狼狈的人,他们很自然的让出位置来给我们烤火,要我们一起吃东西。想想他们也不容易,从宜昌出来打工,经年累月在这深山,也是为了生活。我们怎好意思吃他们的东西?咽着口水推辞再三,大姐却已拿来了碗筷塞到我们手里,这样的盛情,再拒绝便不妥当了,更何况我们早已垂涎三尺,一锅鸡很快被干掉了。
  这种简陋的工篷,在我们的城市里也随处可见的,平日里不会多看它一眼,不是因为歧视,只是因为冷漠,似乎于己无关,而且总觉得脏。而此刻,面对他们的热情,感受他们的淳朴,心中确实惭愧!
  包追回来,时间是下午四点多。这是个尴尬的时间,休息尚觉太早,出发却又心中一片惘然,还不知道这个酒精脑壳到底找不找得到路,也不知道在天黑以前能不能找到好的露营点。我们的目标是棕峡,可是时间已过去了两天半,棕峡在哪里?这个酒精脑壳呀!……
还是就地露营吧!帐篷支起来,时间还早,我们决定去山上转转。雨已经停了,却始终有薄雾,象轻云,一缕缕、一缭缭地飘荡在山头。对面的山腰有几个岩洞,规整的洞口一看便是人工所为,洞口也没有路,空悬在绝壁中央。我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洞会是因何而建,该不会是野人的栖居地吧?
  第一次背这么重的包,一时还不适应,浑身在疼。和阿胜酌了几口小酒,在老怕的山洞里小坐了一会,想到明天的路还长,便回帐休息。老怕的洞里,教主他们游戏的声音传来,他们的激情和洞里燃着的篝火一样热烈,在这深山里,只怕还没有过象今夜这样喧闹而热烈的夜晚吧!
  一夜的雨,淅淅沥沥地击打着工篷……

D4(6月9日):[size=7]更弦易辙[/SIZE]
  在清脆的牛铃声中醒来,我们告别这充满人情味的开矿驻点。男人们先下山,留下我们四个女子和包,由开矿队的车送我们下去。
  我们沿原路返回,在山下会合。几乎又回到原点,向导自己都没有信心,带了狐狸去找人问路。这酒精脑壳带了我们整整两天,竟然连进棕峡的路都还没找到,现在就算是他问到了路,能不能在计划的时间内把我们带出去,恐怕还要画一个巨大的问号。
  我们已彻底失去信心,决定放弃原定计划,改穿毛家沟。这个可爱的集体,浪费了两天的时间,虽然都很郁闷,可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沮丧。抱怨和沮丧起不了任何作用,我们需要的是决策。
  一点半钟,酒精脑壳和狐狸回来,带来了一个小伙子和两条狗。
  我们再次启程,不过向导换成了那小伙子,目标也改为了毛家沟。
  进了沟,先前的不快一扫而光,一伙人兴奋地趟进水里。
  向导为了让我们看一棵大树,带着我们弯了一老圈山路。那棵树在山顶,需四、五人才能合抱。山顶上还有废弃的老屋,掩映在一片山花中。那是一大片约有一人高的雏菊,细细碎碎的白花,瘦瘦长长的枝杆,却棵棵傲然直立,婷婷娉娉,柔弱却不阿的样子,纯洁清新的白和嫩绿,铺满了山顶,一片烂漫,不似人间。
  扎营乱石堆,在冰凉的河水里天沐,和教主们一起游戏,喝得晕晕乎乎,一夜无梦。

D5(6月10日):山顶人家
  仍是雨,缥缥缈缈的雨!行走中,我们常常忘了它的存在,而它却停停歇歇,一路伴随着我们。
  在峡谷高高低低的石块上窜行,我和小夏一直摆尾,为了我们的安全,狐狸在后面压队。昨天在公路上我们两个可是一路领先的,他和我一样的心态,因为怕自己不行,所以咬了牙拼命往前赶,然而现在进了峡谷,路难走,牙咬断也于事无补了。
  小夏的脚在昨天就已起了肿块,今天又加上几个大水泡,看他每走一步都很痛苦的样子,真担心他不能坚持下去。想想男人们也挺可怜,女人累了疼了哼哼一下马上会有人来照应,男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得自己挺下去。小夏昨天还会叫痛,今天却不叫了,一声不吭地在后面努力地走。叫了没用,叫了也还是得自己走,在峡谷中,他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水越来越深,波波早已按捺不住,和一泊两个人扑进水里,橡皮艇充起气来。包甩进船里,教主和莎莉两个女狂人,穿上救身衣也迫不及待地冲进水里。他们这样忘我地融入水,融入大地,忘我地任青春的激情喷涌……
  我们几个落后的人吭哧吭哧地赶上来,一泊在前面喊,说水路不好走,让我们上山,于是我、教主、老怕、狐狸、小夏,五个人上了山。
  原以为只是为了弯过那一小截难走的水路,却不想沿着那小路竟是越走越深,越走越高。路很险,有的地方都不够一脚宽,旁边是陡峭的山壁,走了很久,也不见前面有人,我们越走越疑惑,担心和队伍走失。可回头也不甘心,总想着也许再前面一点就可以下山了,就这么,一直走到了山顶。
  山顶竟然种着地,挖出的凹坑里,整整齐齐的几洼,那些娇弱的小苗,油油地摇着嫩绿的叶子,在垄得很平整的洼地里排着队。没想到山顶上竟然有这样美丽的田园风光,有田自然有人家,我们感到一丝安慰。教主在爬山的时候一路骂着一泊,咬牙切齿的恨他乱指路,看到这风景却连喊着,爱憎分明的教主!
  穿过田梗,又走了一会儿,见到了人家,有人在门口干活,指了下山的路给我们,告诉我们前面刚刚有人走过。
  河对岸有一片平整的滩地,他们在等我们,见到他们真是高兴,教主也忘了骂人。
  天色已暗,向导建议就地露营,他对我们能否按计划赶到原定的露营点持怀疑态度。切,太小瞧我们了,一泊满脸不屑,狐狸更是果断,一声令下,我们再次出发。
  看到小夏狼狈的样子,教主颇为豪爽地分担了他包里的东西,替他减轻重量。侠肝义胆的教主!
  又是艰难的山路,已经顾不上害怕,一鼓气往上冲。摔了无数跤,早已接受这个现实,摔跤是家常便饭,摔倒了爬起来,再向前走,一路连滚带爬。
  翻过一道山,趟到河对岸,又是山。不过希望就在眼前,半山有废弃的房屋,可以露营,山顶还有人家。
  爬到半山,见到废弃的房屋,我们都松了口气,人的意志松懈下来,便感觉到疲劳。妞妞的背拉伤,我的左肩下也摔了两下,肿起了包块,吸气就会疼。一天几乎不停歇的行走,真的想休息了。
  没有人气的房子,看着总有点荒凉,教主又在惦念着杀鸡了,率先向山顶冲去。
  看着眼前的陡坡,憋口气,跟着往上冲。一道道的黄土坡,被雨水侵得稀软,向导拖着莎莉,走在我后面。向导很年轻,爬起山来脚步轻灵,总是带着腼腆的笑容,目光纯净羞涩。他叫我们给他找个武汉的女朋友,语气里是不抱太大希望的希冀。昨天看着我们游戏,他一脸的羡慕。可爱的小伙子,我看到他的憧憬,他憧憬的不是爱情,是生活——他所向往却又不可触摸的生活!
  而城市里的生活,又哪里象山里的空气那样纯净和简单呢?!
  我们在山里几天,总共也没见到几户人家,难以想象这些山里人的精神和爱情,是否如山里的物质一样贫脊和简单。我们没有时间去了解他们的故事,只能为他们感叹!
  我们只是在城市里生活得久了,因繁杂和利欲而觉得累,要逃到这大山里来暂避。可我们仍是热爱着我们的城市,爱它带给我们的爱恨情愁,爱它带着浓烈物欲的空气里热辣的感觉。从简单到繁杂难,如那小向导;从繁杂到简单也难,如我们。而我们是如此贪婪的一群,简单和繁杂,我们都想拥有,哪怕费尽周折,所拥有的也只是短暂的瞬间,可这些瞬间却丰满了我们的生命。
  约摸二十多分钟后,带着满脚的泥,我们到了山顶。我坐在门口的小竹椅上,说不出话来,妞妞也是。教主却已在洗澡更衣了,实在佩服她。精力旺盛的教主!
  有人的地方总是让人觉得踏实和温暖,住宿的地方安置下来,换了干净的衣服,酒菜也上了桌,我才知道这二十多分钟的陡坡爬得多么值得,教主的决策多么英明,其实她哪里又吃得了多少鸡呢?她要的是这种氛围,大家快乐的在一起。快乐原来也是能传染的,她带给我们这么多快乐。快乐齐天的教主!
  尽管一想到明天还要从那陡坡下去便觉得胆寒。我最怕的就是这种下坡,高度令人胆怯,重力加速度使人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过现在有滚烫的腊肉火锅,美味的野羊肉,喷香的洋葱炒蛋,土豆片,咸菜……,山顶的人家,拿出了他们最好的东西招待我们,我们又开始就着游戏喝酒,多么美好的夜晚!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总会下去的……

D6(6月11日):云开雾散
  在我们将要离开的日子,太阳终于露了脸。
  我所害怕的陡坡,这时土已经干了。前面的人已经下去,后面的人还没准备好,我独自站在它面前,坚定地迈出了脚。想着老驴们所说的下山要点,学着教主迈着碎步,壮着胆往下冲。当我终于看到在半山的房屋,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在它面前胆怯了,去它娘的陡坡吧!
  脚在经历了千辛万苦后,方知道水带给它的亲切和安慰,不过水路在一方水坝前,却宣告了它的结束。
  最后的一滩河水,教主和莎莉把湖水按进了水里,男人欢喜地被女人们虐待着,惹得狐狸羡慕不已,只恨被按进去的不是自己。
  彪悍的波波,我们可爱的活宝,教主忠实的保镖,在河边用头巾勒出了乳沟,摆起了造型,极具明星之风,只是这明星颇有隐私意识,怎么也不允许这些珍贵的相片被暴光。
  从水坝边陡峭的石梯上去,再下山,水被水坝拦截,只剩了一片又一片的乱石堆。又有了人家,过了一片村庄,马上就要出山了。我和阿胜、一泊、还有妞妞在辽阔的乱石堆休息,等待后面的人。
  阿胜进山时对我说,神龙架的山,特别的雄,特别的壮。而这一路,雾气缭绕,烟雨迷蒙,我一直找不到它真实的感觉。
  乱石堆在太阳的照射下,干枯粗裂的深黄浅黄,焦渴的铺向远方。远处的群山在雾气散尽后,明朗清晰。不似别处般连绵起伏,而是陡峭垂直的山壁,以傲然挺立的姿态宣告着自己的独立。它们更象一群并肩作战的战士,独立的个体,一座一座巍峨地地向远处重叠。



我以为我了解你
你有深沉的情感
宽容的胸怀
和坚定的信念

我以为你的怀抱会给我温暖
你的博大会给我力量
我想来寻你
你说来吧,我就在这里

于是我走近你
迎接我的却是
漫天的迷雾,还有
险途、荆棘和毒虫

我困惑地望着你
而后愤怒
而后倔强
而后坚定

我必征服你!
用我的决心和信念
用我的顽强和坚韧
用我的血肉之躯……

因你的冷漠
我只好强大
我只好坚持
我只好独立

……

带着满身的伤痛回望你
太阳下你绽开笑脸
雾气散尽――
竟是别样明朗的天空

你的身姿依然屹立
你说看吧,这就是我!
我深深地凝望你
却看见了一个簇新的自己

我想――
我终于理解了你
严峻的面容后
是无比温柔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