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崎山休闲溯溪娱记
来源: 中国龙俱乐部论坛   发布时间: 2014-03-04 11:07   343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龙行天下

 

 

531日,陪家姐逛超市三小时,她新居初迁,购物甚多,为买错席子一事,老姐在公车上闷闷不乐,到家方知所购无误,大喜。女人真是敏感。我送她到家,四点多赶到武汉天龙俱乐部,见到狐狸、阳子、戒懒、米果、雷达、酋长、丫头、璇子等人,问一下第二天去大崎山事。当夜住关西,姐夫文子很晚方回,小两口佯嗔假怨,眉来眼去,令我这只电灯泡大放光华。无奈之下,只好早点睡觉,可是心神不定,一夜数醒。唯一的收获是从头看完了<角斗士>,挺过瘾。

次日清晨即起,匆匆于七点差五分赶到俱乐部,买水四瓶,三大一小。再带了面包、桃子、咸蛋,一时行装甚重。车自俱乐部开出,在徐东(是徐东吗?不清楚啦)、二七路接人二次,两部面包车堪堪装满小人大人数十。为等蕾蕾耽误一会儿,听众人议论将她改名为“累累”,以纪念她多次迟到的壮举,不禁窃笑。璇儿小妹上车后才觉得服装不妥(吊带背心加上炽烈阳光必然造成衣架形纹身),于是临时再买短袖T恤一件,美丑价钱不论。在车上见璇儿学结绳,数结不成,小妹秀眉大皱,独坐前排努力练习去了,我虽然很想学学,可是想到来日方长,而且阳子教练颇具职业素质,教她时十分专心,因此我保持风度,忍住心头之痒,与同族的小鱼儿闲聊起论坛里的玩笑贴子。

 

因为对路线不了解,所以我只记得过了一座桥,又过了一座桥,然后开上了拖拉机专用道,左摇右晃,前俯后仰,随后一座挺漂亮的水库从视线里浮现出来,水面宽阔,碧波荡漾,我脑海里浮现出《倚天屠龙记》里的名句:“小心,大鱼,吃你!”

 

水库四周群山环抱,水边有了望塔,并两座农舍。我们在库边小块草坡上停车,靠近两间农舍土砖房。水边居然没什么风,加上阳光灿烂,多少令众MM有点不爽,于是取出防晒霜猛擦。

 

我忆起故乡小城宣恩,有河名贡水,为清江支流,水甚清冽,宽约数十米,浅处为滩,深处为潭,两岸山峦夹立,杨柳垂岸,美如天赐。溯河往上,约八九里,有洞名龙洞,分为两洞,一旱一水,旱洞甚浅,入口处有天然石夹成拱门状,狭窄仅容一人,进去后转弯则豁然开朗,为一天然大庭院,大洞中套有小洞,漆黑深浅,人不敢入。石拱门右侧,山壁正中,有一水洞,宽大如凯旋门,冰水齐膝涌出,显然是地下河水,洞口阴风阵阵,寒冷刺骨,洞深浅不知,印象里没有人进去过,不知道通往何处。此山此水此洞为我少时良伴,徜徉其中,其乐无穷,往往整日不归,主要活动为:在城周山坡上乱跑,曾有沿山坡起伏,一日绕城一周的壮举,寻机偷人家藕、苞谷、洋芋、苕、桔子、桃子、李子栗子梨~~~~~~~~~~等等诸如此类,凡是能吃的东西都不放过。山民淳朴,并不认真追赶;在河中捉鱼(用簸萁)、钓钢鳅、游泳,一般都会是被父母拎着耳朵仍坚拒回家,直到夜色茫茫。水中乐趣以钓钢鳅为最,有点象钓虾但比钓虾干净好玩得多了。盛夏中,大批少年均不避烈日,整天在河滩上游弋,持细竹枝、脸盆等,弯腰而钓,任由背上皮肤由白而红,由红而黑,由黑而褪,至层层斑驳如蛇皮。宣恩县城中曾有一对双生子,清秀灵气,以此为题材编成舞蹈,获全国大奖。一时之间全城如沸,贪玩的孩子也似乎由此而扬眉吐气。

忽忽七八年过,不曾得归故乡,只听说龙洞已修建水库,有坝高百米,水旱两洞等当年埋锅造饭、寻奇探幽之地均已在水下数十米了,心中惋惜不已。水库即成,下游自然水枯,难复当年嬉游之乐。呜呼哀哉,伏维尚飨!

 

眼前所见应该是道观河水库,初看便觉有似曾相识之感,想来应该与龙洞的水库相似吧,只是龙洞水库的坝应当高许多(如果玩悬降必然很刺激,^_^),水面不可能这么宽。但修好后的龙洞水库我也没见过,所以仍有依稀返乡之感。

 

 

稍待片刻,众人打一面红旗,旗上写“鬼子进村”四个大字(当然事实上写的是“武汉天龙野外生存素质拓展俱乐部”,我喜欢杜撰一点儿以增乐趣),作刘邓大军收编的杂牌游击队状,以激战之后溃败的速度,沿水库边山林前进。林是人造林,松树年龄相似,高矮相仿,中间还有些无花果树,青果累累,可惜才比樱桃大一点点,不然顺手牵果,边走边吃,不亦乐乎!!!(想想而已,我是不忍心摘的,不知其他人有没有动手~~~~~)沿山开了梯田菜地,有人耕作放牛。在人牛的注目礼中,大队人马昂首阔步,士气如虹,四五小儿不停蹦蹦跳跳,前后穿插,七八MM随手拈花惹草,男子汉们脚步沉稳,准确地避开田埂上的牛粪。

 

不久到了溪脚。溯溪活动由此开始。水还算干净,石块横陈,水中有小鱼儿(不是小鱼儿MM)被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吓得乱窜,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踏入溪中时,顿觉清松凉爽,基本忘记了上半身仍在烈日下烘烤的苦楚。石上生苔,滑溜不已,众人手足并用,以部分尚未进化的猿类基因操纵不甚熟练的爬行动作,一步一步地往上溜。继阳子教练率先为大家示泛“鲤鱼跃龙门”的标准滑倒落水动作之后,数位MM开始效仿之,时闻尖声惊叫。为防有人不能领会动作要领,教练(不用说是谁了吧)又再示范数次。我因为动作太难没有去学,遗憾!!!

 

{溯溪----勇敢者的新游戏:

夏日,于深山密林、峡谷清溪之中寻幽访胜,乘渡探瀑,这便是魅力无穷的溯溪运动,所谓溯溪,是由峡谷溪流的下游向上游,克报地形上的各处障碍,穷水之源而登山之巅的一项探险活动。

在溯溪过程中,溯行者须借助一定的装备、具备一定的技术,去克服诸如急流险滩,深潭飞瀑等许多艰难险阻,充满了挑占性。也正是由于地形复杂,不同地须以不同的装备和方式行进,因则使得这项活动富于变化而魅力无穷。溯溪活动需要同伴之间的密切配合,体现一种团队精神,去完成艰难的攀登,对于溯行者是一种考验,同时又得到一种信任和满足,一种克服困难后的自信与成就感。在峡谷溪流中,到处是意想不到的美景,与同志者享受远离尘器的宁静美丽,那份心情该如何描述?}

 

渐行渐远,队形越拉越长,璇儿妹妹开始不时以蕃茄鼓舞自己的士气,一忽儿摸一个出来,一忽儿摸一个出来,显然她的储备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从另一面证明她脱水严重。最难得她在如此困难的情境下还十分关心地问我道:“哥哥好玩不?”我于是点头示意之:好玩。其实身处山水之中对我犹如回家,闻到自幼便闻惯了的青草香味,人便放松之至,但我一向谨言慎行,所以没有对璇丫头发表长篇大论表达谢意的演说,甚歉,在此仅以十二字代之:谢谢璇儿妹妹,CTRL+c CTRL+v

 

小鱼儿旁白:溯溪的感觉好美妙、好美妙!头上烈日晒,脚下水冰凉,一冷一热汇聚到五脏六腑就是——感觉特好。

溯溪还填补了我感知觉领域中空白的一块,从此后我知道了穿着鞋袜踩水的乐趣——一踩一叽。在水中一踩一叽,脚感特好,又柔又软,还有响声。如在干的岩石上一踩,就发现鞋边会叽出很多水来。哈哈,这是我童年时没找到的感觉,现在6.1这天补上,巧合吧?)

 

至二十多米高的石壁前,众人受阻,枯坐石下。专业级高手狐狸身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在众目睽睽之下身先士卒,孤身犯险,以多年修炼的壁虎功开始向大家诠释“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伟大教育意义。看他紧紧贴着石壁,不断左右摸索,半天才动一下手脚,任由我等在烈日下做中曙前的准备工作也毫不动心,果然一派懒虫风犯,不知戒懒在下面作何感想?(不知道是不是:千万别跳下来~~会砸到我的~~:))大家纷纷找荫凉处享受夏日风情,我因为指望日光浴可以治好多年不愈的脚气所以坚持在艳阳下坐禅。当我按捺不住去第三次洗脸时,忽听蕾蕾MM发出一声中气十足气贯长虹的嘶喊:“我爱你——”(打错了,是喊的“我崇拜你”,特此更正。),抬头看去,狐狸高踞崖顶,满面笑容,挥手作阅兵状。众皆兴奋,纷纷鼓励蕾蕾再喊一声,遭坚拒。随即酋长(还是阳子?记不清了)找了条比较短的线路爬了上去,只是似乎无人喝彩,遗憾。

 

 

等待良久之后,众教练为众新手是全都上去还是上一半再下来进行了激烈讨论,其间我喝掉一瓶水,是按每五分钟一小口的速度喝的。时间不足,大部分人悻悻地向后转,开步走了,我赖在最后,与醒目一块儿半爬半拉上去,其间趣事莫如酋长与米果上下对答:

“还有几个”

“三个”

于是在半途作保护的酋长奋力拉拽,两个人上去后又下来了。问答继续:

“还有几个?

“三个”

酋长:—¥#**#%)·¥%……·#—¥*……·¥*(显然他想暴打米果的数学老师,崖下众人不约而同微笑)

中间有一小男子汉在妈妈鼓励下上到一半再下来,观之颇令人心动,众人夸赞:好孩子,有前途!

我没有攀崖经验,虽然儿时爬山爬树的技术还不错,可是今非昔比,快接近酋长的时候开始噌噌地往下溜,只好抓住绳子保命要紧。安然到位之后,见到狐狸他们半蹲半坐,如见亲人,赶快请吃鲜桃。

继续向上,对余下七人,不是很难爬了,所以大家顺利到顶。途中蝴蝶向大家倾诉:我喝了一口水!丫头教练提醒吃黄连素三天,蝴蝶作答曰:黄连素是什么样子的~~~~到了崖顶,我在上面先看到一个小水库,水面泡沫甚多,见之如见东湖。于是提醒蝴蝶:千万不要向左看~~~~可惜她还是看见了,因为我听到了尖叫。

溯溪就此结束,七人返程途中,狐狸作指示:回去后就说我们看见一个很美的大瀑布~~~~~~~~~六人佩服之余不停点头。下到半山,看到溪流石壁之上挂着两人,米果乎?戒懒乎?二人拴于一根绳上,正处进退两难之地。用一句俗语形容就是:¥*(……·¥#*—¥(请读者发挥天刀行空的想象力吧,我不打出来以免他们下次给我打保护的时候松手了)

归途在望,有叫化鸡在前招手,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沿路或砍或拾,或顺手牵羊,携带大批柴草而归。我尚有余力拖几根枯枝回来,都是出发时走在最后的缘故,哈哈。于是乎杀鸡拔毛,埋锅造饭。

 

小鱼儿旁又白:鸡的受难日--

六一是的快乐的日子,但15个不幸的鸡朋友却在这一天蒙难。早上7点,它们的脚被绑成一串,塞在车厢,经过颠簸,烈日暴晒,到下午2点只幸存了8只活口,有幸进一步升级成为“叫花鸡”。

人员进行分组,每组又具体分工,在杨子示范了标准的杀鸡方法后,每组派一人去杀鸡。我组的米果功夫了得,一刀封喉。不知哪组的代表杀的鸡,脖子见血,鸡却仍在地上闲庭漫步,甚是悠闲......

接下来该我上场拔鸡毛,一根一根地拔(边拔边想起远在天边的乌鸡兄弟)。脖子和翅膀上的毛实在拔不下来了,于是建议:反正没人吃鸡翅、鸡脖、鸡脚,不如剁掉算了。米果立即准立决。冰心说鸡脚我爱吃,于是鸡脚幸存。蕾蕾、酋长、冰心抹作料、包锡纸、裹泥巴,一系列程序后,便扔进火里烘烤。

众人游泳归来,各取各家的鸡看之。哈哈,惟有我家的鸡最是浓香四溢、味道肥嫩鲜美。其余各家的鸡均火候不到,有五、六成熟的,有三、四分熟的,还有一、二成熟的。既不熟,就不能吃,只好饿肚子罗!)

 

我们那一组有雷达坐镇,看他胸有成竹,指挥若定的样子,我只好出力了,挖坑之后,将可怜的小鸡(老鸡??)割喉斩首,血如涌泉,令旁观诸人对我侧目而视,自此不再走近我身旁三尺。(当然还有比我更狠的,见所杀之鸡死而复生,在场中昂首阔步,目不斜视,竟以铁锹斩之,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对一鸡狠心至斯)拔毛时更为残忍,可能是我手劲用大了,竟然连毛带皮一齐撕下来,不知这只鸡上辈子作了什么孽,今生遭如此报应。为咕咕叫的肚子计,我面无表情地大力剥鸡,交由雷达和本组两位MM为它净身沐浴,喂饱作料,同时许愿回家后为其念一天《往生咒》超度亡灵。生火我很熟练,二十年前我便会了,当然那次邻居家的牛棚不是我烧的(不是我一个人烧的,嘿嘿~~~~~~~~~),于是生了堆大火出来,将鸡包装好裹上湿泥,安放火中,众人均在忙碌,我们已经庆功合影,骄傲之情,溢于言表,四人留连场中不去,雷达大声叫道:游泳去啦!!山呼数次,严重刺激了其他各组的自信心,从而为本组其后的街亭之败埋下伏笔。

我自小儿敏行讷言,见旁边两组火势不旺,奋力上前助之。生火讲风向、次序,粗木搭成架,细枝斜靠辅之,架中必空,以少数引火之物在上风向引燃细枝,再由细枝引燃粗枝,火即旺。我少时常以放火为乐,在上风向点燃田埂上的枯草,火头顺风而去,颇为壮观。(当然有纵火之嫌,因此在市内是不敢复习这种功课了)。

稍微忙碌之后,便去游泳。游泳我还是会的,可是燥热之后,体力不支,不敢游远,何况本身技术体力都不足,只图玩水之乐。当然这已经比不会游泳的小鱼儿强多啦,嘿嘿。

 

小鱼儿旁又白:

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我已有56年没下过水了,好想念那种被水拥抱的感觉。今天终于如愿,穿上泳衣、套上泳圈,慢慢向水的深处漂去......

在水中随意伸展活动四肢,拨拨水、拍拍水,感觉自己就是一条自由自在、快乐无比的小鱼儿,要是真能变成一条美人鱼生活在水中也是种不错的选择哦!上岸时真是依依不舍、意犹未尽!

[特别提示:夏日游泳,一定要注意防晒,晒伤美丽肌肤可就损失大了!]

 

渐渐日将落,水性转凉,不敢再玩了,加上阳子前来通报俺们的叫化鸡都没熟?!顿时令人心如刀绞。匆匆换衣返回,看到鸡还在土里,悬石落地。等众人来,个个充满期待,尤其本组蝴蝶姑娘垂涎欲滴。只可惜我剥开泥土时,发现土还是湿的,顿时心生不详之兆。撕开锡纸,见那只鸡面色如生,红润如常,显是惦记死时太惨,宁愿半生不愿变熟。四人皆呆坐,而我曾助力生火的阳子一组正在大声宣布胜利的消息,并以雷达先前的得意为铺垫,纵情欢笑。雷达之女望烤鸡而不得食,两眼含泪,委屈万分,拒绝食用雷达送来的稀饭花生米。我枯坐在旁,心中默念“助人为快乐之本“数十遍,并计划是否前去分一杯羹。念头尚未转完,蝴蝶已经临阵变节,投向敌营,取鸡腿大食,津津有味,面有得色。余望之自愧不如。

烤鸡已毕(不是“食鸡已毕”,郁闷),人心思归,原有桥降之计划作废。返回途中,群起大玩“杀手游戏”,殊不寂寞。璇儿妹妹被太阳晒得病恹恹的,显然是专职保姆xhuabin失职不同来所致。如璇儿小妹有意惩戒老公,望众人鼎力相助,提供棍子绳子皮带等凶器!!(这句话是代璇儿公告的,请huabin兄弟不要怪我~~~~~

天色尽墨时,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夜里~~~~一群从饿牢里放出来的人在徐东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开始了FB。由于我的酒量及敬酒技术太差,所以对此过程不作详细记载,以免泄露我被人批评两次的天机:((

 

*(现在请各位嘉宾用一句话总结此行的感受,不得重复。)

我要说的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吃那只叫化鸡!!!!!!!!!

 

   PS16.1当夜回家,酒昏昏沉地往上撞,于是倒头便睡,次日醒来,睁眼一看,门户大开,忙伸手摸衣服及钱包俱在,心中一定,安心又睡至八点,结果上班迟到。(因为小头头也迟到所以没事,哈)

PS2:出游之日,本单位有金童玉女二人于北湖三五醇酒店举行结婚大典,为了去大岐山我损失了把送出去的一百元吃回来的机会,且受人侧目渺视。据次日新华社消息,当时单位领导全体出动,经组织安排,将婚礼弄成公司本年度第**次全体员工代表大会,领导作报告的时间占据大半,根本没有人吃饱了回来,嘿嘿^_^.问题是我因为没去几乎成了旷工份子,受小头头诘问如下:

你没去吧?我点头表示肯定。

你去干嘛了?我回答说出去晒太阳了。

小头头忿然:人家结婚你不去,你结婚的时候看谁会来!!

我作低头认罪状。暗笑:我不结婚~~~~~~~~我气死你!

(唉,真不知道这个梦想何时可以实现~~

6/3/2003